Follow

《寒山志》018

这个人,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连番质问得俨然在审犯人,嘴上好像挺为难,其实半点不好意思也没有。

明棠直接被问住了,好一阵语塞,脸色不禁难堪。

“寒山你别这样——”

皇帝陛下还想拦着。

一直不远不近跟着的昭王嘉绶却微微一笑。

“无妨。小女失踪以前,确实是我使人在院外守着了。不止是要守她的安全,我还特意下了令,不许她出这内院半步。”

他说话时一脸坦荡,毫无惧色地直视着宋葭的眼睛,停顿片刻,也不等盘问,就径直自己解释下去:

“因为小女自幼性格执拗泼辣,一向不服管束,听说家里要为她择婿,当日便要离家出逃。我只能禁她的足,免得她不知天高地厚,在外闯出祸端来。”

宋葭闻言心情复杂:“……郡主不愿盲婚哑嫁,也是人之常情。王爷如此疼爱郡主,为这个就要把郡主关起来,也太严厉了吧?”

昭王嘉绶摇头:“小女当日提刀牵狗,扬言要去把家里为她挑选的夫婿一刀杀了,永绝后患。我若不把她关起来,此人现在,凶多吉少。”

oocsoul.com/?p=3319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不栖楼的象岛——a portal to the world

长毛象群中一只独立思考的象。 An individual instance based on mastodon with her free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