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寒山志》014

14.

年纪还很小的时候,宋葭也曾跟在老师身边偷偷窥见一两眼,当年全盛时的先帝,英明神武耀眼不凡的气象。

不过匆匆一瞥,很快就被另一种记忆取代了。

如今再说起先帝,最先在宋葭脑海中浮现的,总是老师走后,那个依然高高在上却光芒不在,只剩下阴晴不定乖张无状一身孤寂的模糊影子。

是一个人的魂魄,早已跟随另一个人的离世而死去了。

宋葭擅自揣测,明棠只怕也与他一样。

或者更甚之。

因为明棠是先帝唯一的儿子,而先帝于明棠而言,是帝王,更是父亲。

明棠一定比任何人都更记得,那个他幼时曾经无限憧憬的父亲,是何等风姿伟岸。

对于一个儿子来说,这憧憬曾经多强烈,父亲的死去,就有多惨烈。

而,倘若已死去多年的父亲,突然又在眼前活了过来,如同时光倒流——

宋葭简直无法想,此刻的明棠,面对如此酷似父亲的昭王,心里得是怎样暴风骤雨惊涛骇浪。

明棠还在傻磕磕看着难得一见的昭王嘉绶发呆,那模样全然不是天子

oocsoul.com/?p=3305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不栖楼的象岛——a portal to the world

长毛象群中一只独立思考的象。 An individual instance based on mastodon with her free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