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寒山志》012

12.

顾沧溟见怪不怪,起身拿了块软布回来给他擦干净。

宋葭肺都差点要咳到粥碗里,“我到底好在哪儿了?说出来,我改改……”

明棠紧着帮他拍背,“这事儿四叔也说合适。还说干脆让你跟明华一起上南直隶去。”

“那你还不拦着?”宋葭咳得都哽咽了。

明棠叹气:“我拦了啊。可四叔那个气性儿——”

明棠有明棠的难处。别看是个皇帝,上头还有荣王殿下和太后殿下管着,这些年为了后宫择女延绵血脉之事,也没少斗智斗勇,这会儿自是多说多错。

道理宋葭都懂,就是事出实在太突然,管不住百爪挠心,只想狂掐大腿。

“不是,这事儿就算不用在乎我的感受,难道不用问问郡主本人的意思吗?又不是两位王爷选妃,他俩觉得我好合适管什么用啊?我看这郡主不是给人绑走的,根本是被爹吓跑的!”

虽然他也知道,嘴上这么抱怨都是白占便宜,根本没用,于是眼珠一转就开始琢磨,

“……那我要是,把郡主全须全尾给找回来,看在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尽心尽力的

oocsoul.com/?p=3301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不栖楼的象岛——a portal to the world

长毛象群中一只独立思考的象。 An individual instance based on mastodon with her free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