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寒山志》011

11.

明棠年幼时曾经因为动荡跟随母亲逃出京城,在北方关外躲了三年避祸,加之先帝又是北拒鞑靼南靖海疆的善战之主,一世武功卓著,所以骑射剑技之类,明棠打小不喜欢也得学,实战虽然不行,比起宋葭这种除了搬书已经许多年没搬过重物的,总还是体格健硕得多了。

宋葭被困在榻上,挣扎扭打也没用,急了,不管不顾嚷嚷:“圣朝人才济济,少我一个不少!你干嘛非使唤我不可啊?”

但他越是这样,明棠反而越是要手脚并用地压着他,嘴里说着:“我这是为你好!明华这事儿只能你来管!”

两个人在一张榻上折腾了半天,谁也不肯顺着谁,反而闹得满身汗,除了宋葭这个本来就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的之外,连着明棠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会儿房门开了。

顾沧溟一手端着食盒,另一手拎着罐小米粥,回来送饭,看见这个撕皮捋肉的画面,站那儿半天没说话,皱着眉头冷着脸的表情倒是一望便知——在琢磨直接上去把这个“狗皇帝”打死以后,怎么带人跑路的问题。

看见顾沧溟回来,明棠显然

oocsoul.com/?p=3299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不栖楼的象岛——a portal to the world

长毛象群中一只独立思考的象。 An individual instance based on mastodon with her free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