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寒山志》009

9.

宋葭整个人还半瘫在榻上,正被侍弄得眼睛都眯起来,脑子里转了一下,察觉这人原来是惦记他之前随口说的一句“天冷脚麻”,顿时有点开心,反而来了精神,就把湿淋淋一只左脚抬起来,委屈诉苦:

“在外头折腾几天了才回来,累着疼着呢。你看你看,这儿,都快起血泡了。”

精壮汉子闻言还真信,抓住他那只被洗得滑腻腻的脚仔细查看,又小心翼翼拿热水给他泡着,待发现这人正一边爽得哼哼一边坏笑,才知道自己又被戏耍了。

“……原来你家不要丫鬟,是尽把我当丫鬟使呢?”被作弄的不悦甩手,不干了。

“没有啊。”宋大人一脸君子正色,“哪儿能呢,哪儿有你这么五大三粗的丫鬟。”

精壮汉子直接还他一个白眼,差点没把擦脚布扔他脸上。

“宋葭,你可别忘了,我是来杀——”

他一句话眼看脱口而出。

“嘘!”宋葭手快,一把捂住那张嘴,做了个噤声手势。

屋里骤然一静。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凝神屏息地听了片刻。

宋葭眼神流转,先

oocsoul.com/?p=3295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不栖楼的象岛——a portal to the world

长毛象群中一只独立思考的象。 An individual instance based on mastodon with her free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