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寒山志》006

6.

通县陈氏夫妇逼奸婢女杀人夺子一案,女犯斩监候,男犯斩立绝。通县知县贪赃枉法,为陈氏隐瞒逼奸杀人的重案,被革去官职,下狱待审。

案卷快马半日直送入京大内,吏部派来通县接任的新县台业已在路上了。

宋葭站在县城外的亭子里,看着前来送行的陈兆祥,长叹:“你想好了,确定不再回文学馆?”

陈兆祥先是摇头,想了想,又点头:“上文学馆读书的多是有志于仕途。我家里出了这种事,也没什么指望了。不如回家,安稳做人。”

宋葭一笑:“你替玉娘雪了冤,没有包庇家丑,已经做得很好。你父亲作恶是他作恶,不代表你不能做个顶天立地的好人。”

陈兆祥眼神恍惚,沉默片刻:

“我还是觉得亏欠她。现在回想来,总是我一厢情愿心悦于她多些,她其实从没喜欢过我,只是喜欢我教她读书识字,喜欢有我在家中庇护她。就连我离家上京读书以前,她问我能不能不走,其实也只是在向我求救罢了。可笑我竟自以为是,没能懂得她心中的恐惧无助。否则她也未必就会遭此厄运。”

oocsoul.com/?p=3289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不栖楼的象岛——a portal to the world

长毛象群中一只独立思考的象。 An individual instance based on mastodon with her free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