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寒山志》004

4.

原来这青年不是陈少爷的同窗学子,而是陈少爷在京中就读的那文学馆的主掌人。

京中文学馆怎么说也是与国子监并立的国学,主掌之人竟不是白胡子一把的老学究,而是这么一位芝兰玉树的青年。

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不甚信服地重新盯住这青年打量。

“京中文学馆的‘馆主’,姓宋的……宋,宋……你是宋——”

王知县最先醒过来,一拍大腿,就地滑跪了个脸着地。

“宋大人!下官有眼无珠,不知是宋大人到了!”

陈老爷还犹在梦中,不明所以,忍不住面露困惑。

王知县赶紧偷偷拽他衣角:

“这位就是督察院的左都御史、文渊阁一品大学士、先帝朝的金殿探花、当今圣上的内阁辅政、领顺天府尹——宋寒山宋大人!”

这一长串头衔,青年自己也听见了,直接皱眉:“贵县当我是个菜啊,在这儿一样一样报配料呢?”

“不是,宋大人,下官这个……惶恐,惶恐!”王知县手忙脚乱,只能擦汗。

但青年已懒得再多搭理他了,只向陈老爷一颔首:“

oocsoul.com/?p=3285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不栖楼的象岛——a portal to the world

长毛象群中一只独立思考的象。 An individual instance based on mastodon with her free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