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寒山志》002

2.

死者玉娘,本是佃户独女,父母双亡后被宗亲叔伯做主卖到了陈家为婢,死的时候,才只十五岁,刚过及笄之年。

“回县台大人话,这……这死者确是淹死的……”

陈府大门前,老仵作战战兢兢。

王知县很生气:“看,陈家人所说属实,这婢女确是投井自杀的!你还有什么话可讲?”

青年却摇头:“仵作只说死者是淹死的,可没说是自杀啊。”

王知县翻个白眼:“不是自杀,难道还能是被人扔进井里杀死的?”

青年微妙一笑:“这可是贵县自己说的。”

王知县条件反射捂住自己这不争气的嘴,扭头就见边上的陈老爷正用恨不得亲手给他嘴里塞俩白薯的眼神瞪着他。

青年看向仵作:“老人家,依您的验看,这死者究竟是投水自尽的,还是被人所杀?”

那老仵作低头垂手,看一眼青年,再瞅瞅王知县,显然还犹豫。

青年看出来了,便又说:“老伯做了一辈子仵作,心中当有敬畏,要替枉死者言所不能言。”

这一句,让老仵作呆怔刹那,缓缓挺直了腰板

oocsoul.com/?p=328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不栖楼的象岛——a portal to the world

长毛象群中一只独立思考的象。 An individual instance based on mastodon with her free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