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他和他的日常》番外8

番外8

—36—

当天晚上,顾言再也没和他多说别的。

他就忽然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感觉自己抛出的直球又一次撞在了沉默的门板上,只能自己一个人无精打采地缩在角落里默默刨地板。

像极了被主人冷落的狗。

以至于他忽然又忍不住开始想,他之所以不喜欢王徵,是不是出于犬科捍卫地盘的本能——对凡是出现在势力范围内的陌生雄性狗只,都要充满警惕。尤其是那种看起来特别憨其实搞不好就扮猪吃老虎的。

可是第二天早上,顾言却收拾了行李,背起相机要走。

—37—

顾言说,谢喆给介绍了个新活,挺急的,要去海地待半年。

他实在是太震惊了,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顾言已经出了门,眼看要上叫来的车,才梦醒过来,狂奔追上去。

他抓着车门不让顾言上车,说:“你干嘛还叫车啊,直接让我送你不就行了吗?”死皮赖脸把司机给赶走了。

顾言脸上的表情特别淡定,完全是一副早就把他看透了的样子

oocsoul.com/?p=3248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不栖楼的象岛——a portal to the world

长毛象群中一只独立思考的象。 An individual instance based on mastodon with her free will.